首页 > 护理园地

若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

发布时间:2020-02-27  阅读次数:8


      庚子年春节,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人来人往,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仍有增加。此时,无数人感动于“逆行者”的无畏,而不可忽略的是,基层医院同样需要“战士”,需要“扎根者”。在接收到医院护理部对全院发出的志愿者召集通知的第23分钟,“游主任,报名”,我做出了决定,成为了发热门诊的第一名护理岗位志愿者。

      那23分钟内我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孩子,一个给丈夫。孩子在外地读书,年前才难得回了家。但我和丈夫作为医务工作者,又是医院的老职工,现在更处在战“疫”特殊时期,我们必须坚守岗位。于是在年初二的夜里,我和丈夫就把只来得及在家待了两天的孩子送到了学校附近的临时住所。为此,那天中午我和丈夫争执了几句。他说不同意,孩子上次回来还是因为半年前我母亲去世,甚至也只待了一天。我知道,他是心疼孩子一个人只吃泡面和粥聊以度日。可我又何尝不纠结、不心疼?眼看疫情时时变化,必要时,我们都将前往一线,这是工作,更是职责。到时候,我们也无法两者兼顾。我咬咬牙,狠狠心,决定让她自己坚持学习,学会坚强。那天,我心里五味杂陈。但我知道,总有人要逆流而上,用小家付出,守万户团圆。
      2月10日,星期一。今天是我上发热门诊的第一天,我提前1小时到岗。在前一天,我就主动熟悉了护理部发过来的工作流程和制度,并用纸做好了笔记,因为不能带手机,我得把笔记带到发热门诊,以备必要时查看。除此之外,我还反复学习了防护的视频教程。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每一件事情,一直是我的风格。熟练穿起防护服,我和另一位志愿者昂海霞进行了交接班。此时,出现了一个问题。过于紧绷的K N95口罩,使原就有鼻窦炎的我感到呼吸不畅,只能用口呼吸;防护眼镜上起了雾,做起事来就必须得凑近些。幸而有丈夫的提醒,我强迫自己提前严格禁水一个半小时,才算没遇到要如厕的问题。间歇时,痛感仿佛被放大了好几倍,鼻子、脸、耳朵都火辣辣得疼。下班了,脱内层口罩时,疼得我直抽气,那天很冷,脸很快就冻得发木。我赶快回到办公室,不仅是想休息一会儿,还因为脸是真的很疼。一照镜子,脸上赫然有几条深深的压痕。拿到手机后,我接通了和孩子的视频,我还记得当时孩子与我说的第一句话:妈妈,好心疼您!感觉你一下就变成了五十几岁。我说,嗯,妈妈变丑了吧。她说:不!你在我心中一直是年轻美丽的!我一下就哽咽了。那天下班我感到很疲劳,但心是暖的。面对明天我仍有压力,更多的却是充满斗志。

      来到发热门诊的第二天,戴上口罩时,我有刹那的后悔。鼻子上面已经起了水泡,一压上,泪水猛然充满了眼眶,我眨眨眼将眼泪逼了回去。我已尽量轻地想要调整一下口罩的位置,当即就麻得快感受不到鼻子,很痛。接班前的一个小时,我不断地鼓励自己,才第二天,我可以的!进缓冲区前,我让同事在防护服上面写了周二的英文缩写。之后的每一天都如此。为了一个信念,不忘初心,勇往直前。在病患就诊的间歇,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很多画面,既有全国各地忙碌着的白衣同仁们的身影,也有家人担忧的眼神。那一瞬间,我对“人间大爱”的理解更进了一步。连上两天的发热门诊于我已是痛苦,那武汉的医护人员又正处于何种境况之中!他们长期处在感染的高风险环境中,面对疫情,与病毒作斗争,为保人民的健康辛苦付出,无惧危险,何等负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各地医务人员不畏艰苦,迎难而上,驰援湖北,又是何等大爱!便是把眼光放到近前,也能看见院党委书记姚天顺从疫情发生之初,就到处申请各类防护物资和用品,为保证一线使用,直至深夜还在工作群里有问必答,配置安排防护用品;临床一线的兄弟姐妹更是在肩并肩地战斗。每个人都在努力,在拼搏,在奋斗,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是的,我责无旁贷,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想到这里,连疼痛似乎都减轻了许多,这是我经历过的证明,使我无愧于心。
      发热门诊第三天,接班前护理部主任游玲玲打来电话,问候我,她听说我鼻梁皮肤破损,打算让我休息,说换人来上。我心领了好意,笑着说:没问题的,算什么啊!我也相信我自己可以的。连续三天,由于市委市政府采取的措施积极有力,患者并不算多;加之与发热门诊医生丁厚密切配合诊疗,规范工作,很顺利。下班后,我根据实际情况跟护理部提出了一些流程改进优化的建议。我再次深刻体会到多年临床工作经验的积累,再加上如今的亲身体会和感受,才能提出合理的意见。
第四天一上班,我就欣喜地发现护理部已在最快时间里安排专人落实了我昨天提出的建议,行动措施很及时。大家的目的一致,就是要更加规范地保护好医护人员,还要更有效地防止患者交叉感染。今天气压很低,外面大雨,夜班护士接班时,我感到呼吸困难,连说话都喘着大气。脑海里再装不下什么东西,只想着“我为初心”!
      第五天,终于到了!早上爸爸叮嘱我:孩子,你今天对病人也要耐心负责,自己也要更小心!我知道,这是老人家在担心我。说来也是巧合,今天2月14日,我的丈夫也上发热门诊。于是请同事远远地给我俩拍了一张照片,好让孩子看看,这是她的爸妈;后来孩子告诉我,这是她的骄傲。工作配合上也算很顺利,鼻子的疼痛似乎好一些。但下班时,我发现自己错了,疼痛还在继续加重。脱下防护服,鼻梁已然破溃,形成一条红肿的长印,我忍了五天的眼泪终于落下。
这一刻,我没有之前意想的释然与轻松,相反,心中荡起的是一股豪情:若有春风沃土来,何惜苦难两鬓白!破溃的皮肤终将愈合,正如受难的大地终会回春。等我好了,只要防控疫情有需要,我还会报名参加!因为,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更是一名基层党员!
      若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路终有尽头,但星火永不坠落。
(张华)